• 联系我们
  • 失速已达一年多 陌陌的转型为啥陷入泥潭| 案例展示

    作者:郭晓 来自: 《思维财经·正经社》 点击:

    失速已达一年多 陌陌的转型为啥陷入泥潭

    陌陌(NASDAQ:MOMO)陷入困境有一段时间了。

    截至2020年上半年,陌陌营收出现连续两季度的负增长,算上此前连续四个季度的增速下滑,失速已经一年多了。以9月28日的收盘市值29.18亿美元(前复权,下同)计算,已较2018年6月到达的历史最高点100多亿美元,蒸发了超70 %。

    在未失陌生人社交龙头地位的背景下,曾经招人艳羡的荷尔蒙生意为什么不香了?这个曾经的互联网+新宠,如今面临着哪些挑战?失速的颓势又能否被扭转?


    互联网+新宠


    成立于2011年的陌陌,开创了国内陌生人社交的先河,短短三年间吸引了近7000万月活,并顺利登陆纳斯达克。不过,彼时的陌陌与许多中概股相似,坐拥海量用户却无法变现。即使是上市的当年,也亏了2542万元。

    《正经社》梳理发现,2014年上市后的陌陌,先后用上线休闲游戏、增加广告投放、开通会员服务等一系列手段来扭转亏损,但收效甚微。直到2015年,陌陌在尝试直播后,首次实现公司年度盈利。

    此后,虽以陌生人社交的面孔示人,但从收入端看,陌陌完成了向一家直播公司的转型。从2016年Q3起,直播收入就超过陌陌总收入的一半,2017年Q1-2018年Q2,更是连续六季度收入占比超过80%。

    0.png

    不同于市场厮杀惨烈的游戏直播,陌陌的直播以“大老爷们打赏美少女”的秀场直播见多。屏幕上扭动的性感身材很容易打动年轻的男士们,并让他们源源不断地掏出散碎银两,然后满屏飞的礼物统统装进了陌陌的口袋。

    简单粗暴的商业模式,让陌陌赚得盆满钵满。从2015年首次盈利1370万元到2019年盈利29.71亿元,在过去五个完整财年中,陌陌归母净利润的年复合增长率达到了惊人的近300%。

    2018年,在陌陌发布营收、净利润同比连续翻倍的一季报后,公司股价达到52.86美元/股,市值突破100亿美元大关,市盈率达到34倍。假如你有幸参与了2014年年底陌陌的打新,3年半时间里,你的股票浮盈就超过了310%。

    海量用户构筑起来的网络护城河,加上实现盈利并稳定保持着业绩翻倍增长,让陌陌成了互联网+界的新宠。


    高增长神话破灭


    自2015年盈利以来,陌陌营收、归母净利呈现出的高增长趋势,让人误以为中国版的脸书正在诞生。然而,历史告诉我们:树不会长到天上去。

    《正经社》梳理发现,2018年二季度,陌陌APP月活同比增长首次跌破20%,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拾,2019年二季度同比增速跌破10%,到2019年四季度月活几乎处于停滞状态。

    0 (1).png

    在逐渐失去对新用户的吸引后,陌陌APP上,现有用户付费意愿也不断下降。

    2018年四季度,陌陌APP付费用户增速首次破20%,随后仅过了两个季度,付费用户增速便出现停滞。经过计算可知,2020年二季度,陌陌APP付费用户890万,仅相当于2018年三季度的水平。

    0 (2).png

    活跃用户与付费用户的低迷增长,直接影响到了陌陌的业绩。2018年四季度,陌陌营收回归到了50%的行业正常水平,同期,归母净利润仅录得个位数的增长,高增长的神话破灭。

    不仅如此,此后一个完整财年中,陌陌的收入同比增速从35%再次降落到22%,今年上半年又连续出现两季度的负增长。树不仅没有长到天上去,而且还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0 (3).png


    困境堪比当年人人网


    在中国,互联网应用市场的竞争是非常激烈的。那个风靡于80后大学时期的人人网,短短几年内就销声匿迹了。去年,人人网创始人陈一舟在网上公开讨论人人网的衰败时说:“我们从2011年到2015年,做了大量尝试,因为我们本身能力问题及很多不可控外部因素,我们没能抵抗住微信的压力。”

    简而言之,人人网的落败主要来自微信的崛起。当前的陌陌,有没有遇到微信之于人人网这样级别的对手?

    如果只看陌生人社交领域,陌陌细分龙头的地位依然稳固,但之前我们提到,陌陌本质上已是一家秀场直播公司。属性一转变,就不难发现,陌陌如今所面临的困境堪比当年的人人网。

    2018年相继爆发的两款短视频APP,以攻城略地的态势肆虐着国内的互联网应用市场,不仅抢走了大量的活跃用户,还通过开发出直播、电商的多元化变现方式,对相关互联网公司的钱袋子发起了一场偷袭。

    0 (4).png

    这其中,以直播为生的互联网公司就深受其害,虎牙(NYSE:HUYA)的例子就很有代表性。

    作为国内两大游戏直播平台之一,虎牙秀场直播的比例也是最高的。截至2020年Q2的近九个季度中,虎牙整体MAU(包括移动端)同比除2019年Q1-2019年Q2两季度受益于直播行业洗牌增长外,其后便开始下滑。 

    0 (5).png

    尽管今年二季度虎牙的月活创下了1.68亿的新高,但其他短视频的增长更加突出。8月份快手游戏负责人唐宇煜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5月份,快手游戏直播月活跃用户已超2.2亿,游戏短视频月活跃用户突破3亿,甩出虎牙半条街了。

    虎牙月活被快手反超,可以映衬出目前整个直播行业竞争环境的变化轨迹。而对于主要押注于秀场直播的陌陌来说,短视频直播对其秀场直播的冲击不亚于游戏直播。

    如果你是抖音的资深玩家,就不难发现,抖音上海量的美女主播与陌陌秀场直播中的主播属性是重合的。但与陌陌不同的是,抖音上聚集着更多的活跃用户与主播,两者所构筑的网络效应不在一个等级。

    而且,互联网又是一个赢家通吃的领域,短视频平台庞大的网络效应与头部集中趋势都使得陌陌很难扭转当前的困境,除非它能有效改变收入高度依赖直播的商业模式。所以,从短期看,疫情特殊阶段导致的陌陌月活与收入的负增长或许可以修复,但陌陌的减速颓势很难被逆转。


    撕不掉的“恶”标签


    我们都知道谷歌那句有名的不作恶(Don’t be evil)口号,其本意是“科技向善”。

    互联网作为一种工具,本身是中立的,不会有价值取舍,但其输出给受众的价值观主要来自于运营互联网工具的人,这也是谷歌强调自己不作恶的原因。

    《正经社》梳理发现,陌陌从上线以来,就因其软件平台上出现的色情交易信息以及催生的大量性侵案件被有些网友冠之以“约炮神器”的称号。

    最早在2014年,有新华网记者爆料陌陌“交友神器成艳遇工具、加剧卖淫、性侵等违法犯罪行为”,然而时隔六年后,陌陌仍然是桃色事件的主要传播工具之一。

    今年6月份,《炣燃科技》爆料:据不完全统计,在过去半年间,因陌陌交友引发的性侵案高达12起,受害者还含两名幼女。

    当然监管层也未袖手旁观。2019年4月28日,相关部门以涉嫌传播淫秽等违法违规信息,将陌陌旗下另一款社交软件探探APP在各大应用市场强制下架,造成了陌陌收入的波动。

    除了政策的风险,不断上演的“恶性”事件,也让陌陌难以摘掉负面的标签,随之引发的就是用户的大逃离。这个在我们身边就有迹可循,当朋友听到你在用“陌陌”或“探探”时,他大概率会对你投来异样的目光。

    同时,这种负面影响也催生了其他陌生人社交平台的崛起。以基于心灵匹配与算法推荐的陌生人社交产品Soul为例,该产品自2015年9月上线以来,活跃人数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增长,并陆续拿到两轮融资,成为陌陌不可小觑的对手。

    负面标签带来的第二重影响是,加速了平台流量的迁移速度。陌生人社交产品本身就有“为他人做嫁衣”的工具局限性——在陌陌上聊出感觉的用户,会将这层关系迁移到微信、QQ等熟人社交平台。而恶性事件正在加速这一趋势。

    如此一来,陌陌现有的月活与用户使用时长增长进一步受到影响,平台用来分散直播收入的的其他变现手段,如增值服务等,将因为用户的迁移而受到影响。

    撕不掉的“恶”标签,正在从多重角度打压陌陌的股价。


    黄金坑还是价值陷阱


    曾经市值超百亿的明星中概股,因为始终没能摆脱收入依赖直播的现状,在目前短视频的强势进攻下,颓势难扭。加之“恶”性事件不断,平台难以摘掉的负面标签再进一步加速流量的迁移步伐,如今的陌陌似乎再次踏入了低谷。

    截至9月28日,陌陌收盘价13.96美元/股,几乎跌倒了2014年公司IPO时13.5美元/股的发行价水平,目前7倍左右的动态市盈率也不像是一家互联网公司。

    从市值上看,陌陌当前的市值不到29亿美元,较2018年6月11日过百亿美金,蒸发超过了70%。截至6月31日,公司的账面价值为139亿元,意味着当前溢价部分仅为60亿元左右,相对于同行,其估值体现出一定的廉价性。

    陌陌失速引发的市值低谷,到底是短期利空砸出的黄金坑还是公司长期衰退的价值陷阱?这就要看接下来的业绩兑现情况了,《正经社》将持续关注。(思维财经&正经社出品)■

     

    相关服务

    预约必威体育betwayAPP下载 | 免费必威体育betwayAPP下载

    联系我们

    电话

    181-2111-8831

    邮件

    tzl@chnmc.com

    其它

    随访:电话预约